用细砂子打磨过的要的就是那种蔽旧甚而有些破

d35cc天空彩票资料娱乐 2018-08-07 10:57 阅读()
 碧海红日图前,任怨快步登上公案台,用力一拍惊堂木。两边众衙役水火棍齐齐顿地,喝起了堂威。
 
    “威~~~武~~~”
 
    大厅门口,众观审“百姓”一阵骚动,纷纷探头向厅中望去,墨白焰却在盯着李鱼,趁着人头攒动的机会,向他身边悄悄靠近了些。
 
    “来啊!带原告、被告!”
 
    任怨一声令下,门口观审“百姓”便被守门的衙门用水火棍隔开了些,让出一条通道,李鱼整一整衣衫,深吸一口气,迈步便往里走,目不斜视,气场也是毕露无遗。
 
    “嗤啦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一脚门里一脚门外,仿佛中了定身法儿似的定在那里,顿了一顿,慢慢扭头向一边看去。
 
    拉着他袍襟的华姑吐一吐舌头,飞快地放开手,向他挥了挥小拳头:“李鱼哥哥加油,打败任胖子,抱得美人归!吉祥姐姐是你的!”
 
    李鱼看了看自己的袍子,嘴角抽搐了几下。
 
    这件袍子是老娘潘娇娇给他新做的袍子,但他特意做旧了的,用细砂子打磨过的,要的就是那种蔽旧甚而有些破烂的味道,当初见他做旧了袍子,潘娇娇可是心疼的很呢。
 
    但也因为磨的太烂了,所以……被小华姑给扯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 
    人群中传出轻微的噗嗤声,有人忍俊不禁,笑出声来。
 
    李鱼迅速收敛了心神,向华姑云淡风轻地一笑,根本不管那豁开一口,露出犊鼻裤儿一角的袍子,大大方方地上前站定,向任怨长揖一礼:“被告吉祥所聘讼师李鱼,见过太守!”
 
    唐初时候,上堂还没有跪礼。至于讼师,也没有官方考评、颁发执照,只要打官司的人承认,谁都可以当他的讼师。
 
    当然啦,讼师在官府眼中,一直就是搬弄是非没事找事的主儿,所以但凡有点身份的人,是不会自甘坠落去做讼师的。
 
    但也有一种情况例外,那就是不收钱、而且是帮弱者打官司,为的只是求一个人间公道。这种情况下,肯为之做讼师的人就无所谓身份了,而且身份越是贵重,越证明他是一个文侠,是可以在民间赢来巨大声誉的。
 
    李鱼现在所扮演的就是这种角色,只不过……
 
    现在坊间很多传说,都说是他与吉祥姑娘有私情,是为了他所喜欢的女人这才出头,这与打抱不平的高尚便相去甚远了,大姑娘小媳妇们或许津津乐道,道德感要求比较高的文人们就不大以为然。
 
    任怨昂然而坐,见李鱼行李,抬手微微一拂,道:“站过一边。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坦然退到一边。这时两个捕快陪着苏良生也上了大堂。苏良生欠着屁股,一步三点头,跟只哈巴狗儿似的上了大堂,眼里也不见旁人,一眼瞧见昂然坐在上首的任怨,马上抢步上前,一个长揖,额头都险险撞到地上。
 
    苏良生翻着眼白,一边努力回忆着任府管家教给他的话,一边供述。等他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,任怨微微颔道:“原来如此,你既与‘张飞居’做买卖,可有凭据?”
 
    苏良生得意地道:“有哇!小的不但有物证,还有人证呢,‘张飞居’的杨三管家亲自把吉祥转卖于小人的,中保人是李扬、白乾。代笔人是荆沿。小的当时……”
 
    书记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道:“大老爷问一句,你就答一句,尚未问及的话,不要啰嗦!”
 
    苏良生缩了下脖子,赶紧陪笑点头:“是是是!”
 
    任怨叫人呈上“卖身文书”,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遍,把它搁在一边,看向李鱼道:“李状师,原告有‘卖身文书’在手,证据齐全。依此文书,吉祥当属苏良生,你,可有什么话说?”
 
    李鱼轻蔑地瞟了苏良生一眼,上前拱手道:“太守,这文书,在下也不知真假。但,吉祥卖身于‘张飞居’,并无其事。‘张飞居’再转卖吉祥于苏良生,这说法又如何站得住脚呢?”
 
    任怨双眼微微一眯,道:“你说……,吉祥未曾卖身于‘张飞居’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当然!”
 
    他从左袖中取出一副供词,扬在手上:“这里有‘张飞居’庞妈妈的供书一份,可以证明所谓吉祥卖身于‘张飞居’,乃是‘张飞居’上下哄骗欺骗,骗到的卖身文书,非吉祥本愿!”
 
    任怨一努嘴儿,自有人上前接过供书,递给任怨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本状师也是人证、物证俱在,大老爷如有需要,随时可以提讯!”
 
    任怨没理他,先把庞妈妈的供辞从头到尾看了一遍。
 
    李鱼悄悄摸了摸右手衣袖,那袖中还藏着一份供辞,方才呈上的这份,只是说明了庞妈妈与手下人如何串通,如何诳骗吉祥,而李鱼还藏着的这份供辞,却是那份供辞的延续,是说明当时之所以这么做,都是因为任太守偶见吉祥,垂涎心起,所以逼迫她们趁吉祥找工的机会诱她入毂。
 
    除非逼到绝境,否则李鱼现在是不会拿出这一份供辞的,因为他要把任怨拉入其中的直接目的,是要在庞妈妈面前营造出一种他正在痛打落水狗的印象,从而迫使庞妈妈配合。
 
    第二目的才是趁胜追击,痛打落水狗。现如今第一目的还未实现,他是不会马上出手的,以免任怨狗急跳墙。总得等吉祥一案先有了结果再说。
 
    如果赢了官司,这份供词再拿来将任怨一军。如果输了官司,那就直接拿出来,把任太守列为被告,叫他结不了案!
 
    李鱼做了两手准备,此刻也须见机行事。任怨同样做了两手准备,此刻早将供词看完,却依旧一副端详姿态,心中暗暗思索:“不出老夫所料,三木之下,何求不得?那庞妈妈既在他们手中,果然屈服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手中有庞妈妈,任怨手中也有荆言和李扬、白乾三个人人证,这官司还有得打,但任怨真正在意的事不在局内,而是李鱼下在局外的那一子,就是那一子,搅起了漫天风云,看看庭下那些观审的“百姓”吧,哪有一个是真的百姓。
 
    任怨有心放弃,但仍不甘心,所谓见机行事,就是因为事情充满变数,既然不死心,那就……继续撑下去,万一庞妈妈到了公堂,再来个翻供,那么……事情的转机或许会令事态柳暗花明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任怨抬起头来,微微一笑:“来啊,传双方人证,当堂对质!”
 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