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往公堂外旁观处一站意义大不相同所以李鱼很

d35cc天空彩票资料官网 2018-08-07 10:54 阅读()
李鱼站在廊下,默默地抬起头来……
 
    这过廊是单面的空廊,廊顶四柱八角,十分规整。廊上雕梁画栋,有园中牡丹,有池上荷花,有林中飞鸟,有水下游鱼……,到底是大户人家,瞧这建筑,底蕴就在这细致处透着呢。
 
    月亮门里,花木丛中,杨千叶静静娴立,袅袅若仙。
 
    她远远地望着李鱼,有些出神,心中五味杂陈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墨总管好像一缕幽灵似的在她身边冒了出来,顺着她的目光一瞧,登时“体察了上意”,忙上前一步,阴恻恻地宽她心思:“殿下放心,他今天,死定了!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早餐的时候,潘娇娇和吉祥姑娘心有灵犀,都未提起今天的事。潘娇娇是怕吉祥烦恼,吉祥却是下意识地在回避这个话题。然而两个人刻意的回避与说笑,反而令李鱼意识到她们在担心什么。
 
    今天要庭审吉祥一案了,不过吉祥并不用去。因为李鱼担心吉祥单纯,在老奸巨滑的任太守面前,一旦中了他的陷阱,本就不利的局面就愈发不好收拾,便以吉祥所聘讼师的身份,向太守府提出吉祥精神未愈、由其代理诉讼。
 
    李鱼本是抱着万一的希望,本没指望任太守会应允,可任怨那边也不知是出于何种考虑,居然同意了。因此今天吉祥只需在都督府等候消息,不必亲自前往公堂。
 
    吃罢早餐,李鱼与母亲和吉祥说了一声,便往前庭行去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一身轻便军服,革带皮靴,蜂腰猿臂,配上那副混血儿的英俊姿容,这一路行去,也不知倾倒了多少女人,这不,一个来上工的厨娘只顾看他,刚刚一跤绊在石阶上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打算去折冲府瞧瞧,杨千叶负责拿下武士彟,得到兵符令箭,而他则需要多结交中下层军官,两者缺一,都不可能掌握军队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正走得意义风发,就听李鱼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啊哈!何旅帅!何将军,成基将军……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一听小神仙唤他,便觉心惊肉跳,只作没听见,反而加快了脚步。然而,另外两个招呼声马上随之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嗨!阿基!阿基!慢些走啊!”
 
    “小基基……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。他懊恼地扭过身去,就见李伯皓和李仲轩两位大贱客伴着华姑从后.庭走出来。
 
    华姑一见李鱼,就向他跑过去,欢叫道:“哈!幸亏我起了个大早,我也要去看庭审!”
 
    华姑今儿穿了一身男装,对今日庭审吉祥一案,华姑十分好奇,非常想看看李鱼又有什么厉害手段对付那任太守。上一回灌任太守金汁那事儿,她一直遗憾没有亲眼见到呢。
 
    也不知武士彟是怎么想的,还没等华姑央求,他就点头答应了,还特意安排了李氏两兄弟保护她前往。
 
    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撇下华姑,笑吟吟地赶到纥干承基身边。那两条缀满了猫儿眼的宽腰带,迎着阳光,晃得纥干承基眼前发黑。等二人走到身边,再看二人脸面,都觉得无数的星星在二人脸上旋转。
 
    李伯皓道:“阿基呀,你现在是都督大人的侍卫统领,要学会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才行。走起路来这样心无旁骛可不成啊。”
 
    李仲轩道:“是啊小基基,我们两个呢,是江湖游侠儿。因与武都督有通家之好,所以才暂在幕府效力。早晚还是要离开的,到时候可全靠你了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没好气地道:“这些都没问题,只是两位……能不能不要再叫得这么肉麻?我娘都没这么叫过我。”
 
    李伯轩笑道:“哎呀,我们熟嘛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一指牵着华姑的小手走过来的李鱼:“那他呢,怎么没见你们叫他小鱼鱼?”
 
    李鱼闻声好笑,也调侃道:“小基基,你们三个都是武都督身边的人,这么叫亲近些,哈哈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听他也这么叫,不禁一脑门黑线。
 
    李伯皓笑道:“小鱼鱼比较咬嘴,叫起来不顺口。不过,老是一口一个小神仙、小郎君的,也确实见外。”
 
    华姑雀跃道:“那你们跟我一样叫鱼哥哥好啦。”
 
    李伯皓翻了个白眼儿道:“他比我小呢。”
 
    李仲轩摸着下巴道:“我倒想过,等小神仙有了儿子,可以给他取个亲昵的绰号。”
 
    李伯皓道:“不错,李鱼(鲤鱼)若有了儿子,可以叫鱼人!”
 
    华姑眨眨眼,笑问道:“那李鱼(鲤鱼)若有了孙子,岂不就叫鱼人二代了?”
 
    李伯皓、李仲轩还有纥干承基一起大笑起来。纥干承基道:“不错不错,还是二小姐聪明,这名字取得好。”
 
    李鱼笑了笑,目光微微一闪,道:“我们还要赶去太守府,边走边聊吧。何旅帅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不妨同去看个热闹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穿着军服呢,他往公堂外旁观处一站,意义大不相同,所以李鱼很想拉他同往。纥干承基忙推辞道:“啊,我还有……”
 
    李仲轩打断他的话道:“你能有什么事,一起去吧,小基基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苦笑道:“去也成,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叫了……”
 
    两个人讨价还价地往外走,李鱼虽也满脸笑容,心中众人中只有他是故作轻松,今日庭审结果如何,他实在无法预料。
 
    其实,吉祥又何尝就能放心?当着李鱼的面她故作轻松,但李鱼一走,她就悄悄地缀在了后面,其实她不可能跟去公堂,但心慌意乱下,不自觉地就跟了出来。
 
    吉祥悄悄跟出大门,眼看李鱼一行人渐渐远去,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此时,袁天罡恰从府里出来。他也住在客舍,不过深居简出的,这还是第二次见到吉祥。袁天罡正要去酒肆茶楼探查那异宝拥有人的消息,一瞧吉祥满怀幽怨地站在那儿,素来怜花的袁大师不禁好奇心发作,凑上前来。
 
    袁天罡道:“姑娘,又见到你了。这般忧心忡忡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
    吉祥上次见过武都督将此人迎入府中,晓得是都督的贵客,忙施礼道:“原来是先生。奴家没甚么事,就是李家哥哥出去办事,也不知他是否顺利,我……唉!我牵挂的很。”
 
    因为彼此并不熟稔,所以吉祥语焉不详,可听在袁天罡耳中,又误会了。
 
    袁天罡心道:“果不其然,这女人呐!没到手前,是你黏着她,一旦得了手,就该换她黏着你啦。不过这才刚得手吧,她那李家哥哥就撇下心上人出去做事了。太也没有心肝。瞧她衣着发式,应该尚未成亲,无名无份的,外边诱惑又多,难怪她不放心。”
 
    袁大师怜花之意一起,顿时生起撮合的心思,眼珠一转,微微笑道:“姑娘的心情,袁某已经了然。我有一计,只要那李家小子对你尚有怜爱之心,必可助你达成心愿……”
 
    袁天罡说着,下巴已经翘到了天下,摆出一副“求我啊!快求我啊”的模样。
 
 第099章 箭在弦上
 
    吉祥一听,就知道这位贵人定然是误会了什么,不过他说能让自己遂了心意,这诱惑又着实太大,吉祥也不知他有什么妙计,忍不住就趋身向前,向他求教起来。
 
    袁天罡得意洋洋地对吉祥面授了一番机宜,教了她一个损主意。袁天罡说罢,自觉是做了件莫大的好事,便抱着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”的高尚道德感,洋洋自得地往酒肆茶楼而去。
 
    太守府外,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,不知有多少百姓闻讯而来。
 
    其实这桩案子跟他们没什么关系,他们甚至意识不到这桩案子背后,并不是吉祥这个可怜女子的归属,而是利州最高权力层的三巨头暗中角力,真正博奕并要确定的是:接下来谁当利州的家。
 
    案子是公审的,任怨一开始以为胜券在握,有意要公审立威,讨还颜面。所以才有这一决定。谁料,形势陡转,武士彟、柳下挥等人纷纷掺和进来,但这公审却也不能再改了,否则就是未战先怯。
 
   
    不过,他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答应。他是什么?千金之子才坐不垂堂,他苏良生不过是一个低贱的畜牲不如的龟公而已,若不抱一条大腿,就永无出头之日,所以冒险对他来说,是必须的事。
 
    任太守许给他百两银子,事成之后,拿去云栈赌坊赌一把大的,说不定一下子就能暴富!如果输了,手里也还有一个美娇娘,玩腻了就卖给青楼,又赚一笔钱,到时再去云栈赌坊翻本儿不迟!
 
    苏良生越想越美,只盼着尽快升堂,这银子就到手了。
 
    三堂里,即将上堂的任太守却是衣帽整齐,端坐如仪,手中捧着茶盏,微微眯着双目,好似泥雕木塑的神佛一般,一动不动,手中的茶已经凉了,也未呷上一口。
 
    “嗵!嗵!嗵……”
 
    前堂的鼓声骤然响起,仿佛撑天巨人的心跳,一下子带动着任怨的心脏,让他的心也猛然跳了一下。任怨微微眯起眼睛,唇角渐渐逸出一抹诡谲难明的笑意。
 
    茶盏轻轻地搁在桌上,任怨轻轻抚了下颌下的胡须,手指重又变得沉稳而有力起来。他抚须的手微微一顿,用力向身后一拂,袍袂律动,大步而行,门口两个衙役欠身相迎,任怨一阵风儿似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去,二人立即趋步随行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“升堂!”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