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士彟忘情之下正要握住杨千叶的一双柔荑一听

d35cc天空彩票资料登录 2018-08-07 10:43 阅读()
 武士彟非常满意,瞧那纸上墨迹都还未干,知道是杨千叶刚刚写就,不禁赞不绝口:“好!这篇文字,大妙!”
 
    武士彟看向杨千叶,欢喜地道:“我得千叶,如鱼得水!千叶啊,你真是本督的好臂助啊!”
 
    杨千叶微微低头,娇羞不胜地道:“姐夫过奖了。人家……人家倒想成为姐夫的贤内助呢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大吃一惊,双手一颤,手上的奏章险险掉到地上。
 
    杨千叶做为他的僚佐,一有什么“疑难杂症”,其他僚佐都会鼓捣杨千叶出头,所以杨千叶和武士彟每日里见面接触的机会极多,武士彟越来越喜欢杨千叶,他也感觉得出杨千叶对他似有情愫,只是囿于彼此的关系,这层窗户纸虽然越来越薄,却总是捅不破。
 
    可就在刚才,豁然开朗了。
 
    她……竟然大胆地表白了。
 
    内助,那指的就是妻子,是他的女人呐。
 
    一时间,武士彟也不知是惊是喜,仿佛一脚踩到了云团里,晕晕乎乎飘飘荡荡,半晌才定下神来,惊喜地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 
    杨千叶咬了咬唇,红着脸儿瞟他一眼,又低下头去,幽幽怨怨地道:“你还要人家再说一遍吗?”
 
    武士彟瞧她娇羞美态,七魂登时离体,化作一只猴子,腾云驾雾,一遛跟斗地翻到九重天上去了:“你……你居然喜欢我?我……我大你好多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心道:“啊呸!老不羞,大好多?你都大到能给本姑娘当爹了,还敢打我的主意!等我拿到你的兵符令箭,就要你的好看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心里想着,却是螓首微抬,蛾眉轻敛,露出一副含羞带怯的俏模样:“姐夫哪里老了,只是成熟些罢了。姐夫你胸有城府,腹藏经纶,一表人才,成熟儒雅,哪个女儿家会不喜欢呢?”
 
    武士彟激动不已,恨不得这把小可人儿一把搂在怀里,却又怕唐突了佳人,再者这地方也不合适,这是署理公务的所在,常有人来往的。
 
    “小叶子!武某何德何能,听你这样一说,我,我感到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!”
 
    杨千叶美目流转,娇滴滴嗔道:“傻!你现在很老吗?要是年轻三十岁,可不成了小孩子?”这一声娇嗔一声“傻”,惹得武士彟的六魄也离体而去,不知飞到哪儿去了。
 
    李鱼撅着屁股站在屏风后面,侧耳听着里边这番对话,一万只草泥马在心头呼啸而过:“这是要上演一出家庭狗血伦理大戏么?怎么老子偏偏碰上这种拆烂污的事儿,我现在是进去呢,还是进去呢?”
 
    李鱼正左右为难,就听李伯皓的声音陡然响起:“咄!何方鼠辈!”
 
    李仲轩旋即大喝:“大胆蟊贼……啊!是小神仙!”
 
    房间里面,武士彟忘情之下,正要握住杨千叶的一双柔荑,一听外面动静,仿佛被炭烫了似的,嗖地一下又缩回了手。
 
    李氏双雄正要杀进签押房救主,陡然发现那鬼鬼祟祟的人是李鱼,拔了一半的剑登时顿住。
 
    李鱼一个箭步掠回到门口,凌空身形一转,面朝门里,一脚门外一脚门里地落下身子,扭头向李伯皓二人招手道:“哈!原来是两位少侠,勿要大惊小怪,小可有事要见大都督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听到李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暗暗松了口气,幸好李鱼刚进门,还没听到他与杨千叶“互诉情衷”的一番话,要不然,一旦泄露出去,后院的葡萄架就要倒啦。
 
    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虽然神经大条一些,可是瞧他方才贴着屏风明明有窥听的举动,心中也是存疑。只不过解围的马上来了,心虚的武士彟为了自证清白,与杨千叶双双迎了出来。
 
    武士彟的目光落在李鱼身上,瞧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,心中大定。便爽朗地笑道:“啊!小神仙,你找本督?”
 
    李氏双雄一瞧陪在大都督身边的是他那娇俏可人的小姨子,登时福至心灵,二人马上浑若无事地向李鱼和武士彟招了招手,转身就走。
 
    李伯皓道:“二弟,你怎么看?”
 
    李仲轩道:“内中必有蹊跷!”
 
    李伯皓道:“姐夫戏小姨,天经地义。只是不便为人所知,你我速速离开,此乃英明之举。”
 
    李仲轩道:“着哇!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,不疼白不疼,不摸白不摸。你我是外人,装聋作哑就好!”
 
    李鱼跟着武士彟和杨千叶进了签押房,瞟了二人一眼,坦然入座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道:“咳!大都督,小可此来,是有一事,请求大都督允准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道:“小神仙有什么事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吉祥姑娘的案子疑点重重,庞妈妈是关键。小可想撬开她的嘴巴,问出她诱骗吉祥姑娘签卖身契的真相!”
 
    武士彟抚着胡须,飞快地瞟了杨千叶一眼,他刚让杨千叶写下弹劾任怨的奏章,此时巴不得任怨麻烦越多越好,李鱼这个请求,正中他的下怀。李鱼看在眼里,却只当二人在眉目传情,心中不由暗骂:“奸夫淫妇!”
 
    武士彟想了一想,爽快地应道:“好,你去牢中向她询问,切记不可用刑。此案敏感,须提防任太守大做文章。”
 
    李鱼欣然起身,拱手道:“多谢大都督,既如此,那小可就不打扰了!”
 
    李?
 
    杨千叶这种气质高贵姿容出的美女,居然是个大老千,而且为了得到好处,居然不惜牺牲相,李鱼打从心眼儿里觉得鄙视!
 
    太不要脸、太不像话了!人怎么可以如此自轻自贱、如此不知自尊?
 
    武士彟有两儿三女,老大都能管你叫姐姐了,你就因为贪图武都督的富贵权柄而不惜相勾引?
 
    人往高处走,这我理解,可你也得挑挑人呐!就说我,年少英俊,一表人才!比富贵比权柄嘛,当然是不如武士彟的,不过……那也只是暂时嘛!
 
    三十年河东转河西,莫欺少年穷!再说了,我都攒了四大箱子细软了。
 
    你看人家吉祥,多么自尊自爱,人比人,气死人呐!
 
    李鱼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杨千叶这个大老千一番,便一头钻进都督府的牢房,去骗庞妈妈了。
 
    都督府是一个衙门,五进的院落,最后一进院落是都督与家眷生活的地方,第四进院落主要是客舍,都属于内宅。
 
    前三进院落,则是都督府的大堂、二堂、各个属僚官署,包括仓房、武库、磨房、粮库、银库等等重要所在,牢房也是其中之一。
 
    都督府的牢房并不大,只是用来临时关押重要犯人,或者是由都督审理的主要是军事案件的犯人的所在,比不了府衙大牢的规范。所以那门口只使了四个卫兵把守,里边也不分男女,把庞妈妈和那两个倒霉的打手俱都关在一起。
 
    李鱼进了牢房,见里边阴暗潮湿,火把也不点一个,站在里边适应了一下视线,这才沿着甬道往里走。到了尽头便是一个木栅栏的大牢,栅栏都是用碗口粗的圆木制成,中间只隔着拳头大的缝隙,根本不用担心能有人跑出来。
 
    庞妈妈和两个打手还是当初在“张飞居”的那身衣裳,蜷缩着双腿坐在潮湿发霉的稻草地上,垂头丧气,听到脚步声也懒得抬头。
 
    李鱼在栅栏边站住,轻轻咳嗽了一声,庞妈妈抬起头,一眼瞧见是李鱼,登时目中凶芒一闪,厉吼一声扑了上来,五指箕张,穿过栅栏想抓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很淡定地站在那里一动未动,庞妈妈的双手只伸出栅栏一小半,就一下子停在了那里。原来她双手都戴了手镣,铁链子勒在栅栏上,她的双手再难探得出来。
 
    李鱼蹲过好几个月的牢呢,这牢里头的事儿,比她清楚。
 
    李鱼咳嗽一声,道:“庞氏,死到临头,还敢嚣张么!”
 
    庞妈妈咬牙切齿地瞪着李鱼道:“姓李的,老娘与你何怨何仇,你要这般害我?”
 
    李鱼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吉祥与你何怨何仇,你要这般害她?”
 
    庞妈妈怔了一怔,双手慢慢缩了回去。

相关推荐